洱海 小普陀

最近很开心。

为我拍张毕业照好吗

失 神 者 亡

我已经不是在紧张地玩了,我是在胆战心惊地玩。

再见,祝你幸福。

你还好吗?
最近过得怎么样?
还活着吗?

又一时冲动做了无法承担后果的选择。
自己又要凌迟一遍自己也是没有办法呀。
那种感觉真的太难受了,从后背烧起来,整个脊椎,然后脖颈,像被人捏起来了。

对不起 是我太不努力
可是我现在只要自己呆在一个人的屋子里
就难过得想去死
昨天终于鼓起勇气出门 上课 踏春
连自己都觉得像控制不住情绪一样的 很用力地笑 努力赞美春天
笑到觉得下一秒就会表情垮掉哭出声来

然而他们都说真好啊 羡慕

我推开门回到属于自己的小屋子
窒息感扑面而来
不过就是在我最绝望的时候趁虚而入又迅速给我当胸一刀
游戏不好玩了 做饭吃不下了 觉也睡不着了 想到回家都不能再开心了
努力地找别人说话 就像一只即将溺死的鱼
现在安静下来 回忆又慢慢找上我了
熟悉的窒息感
将我淹没

沮丧又慢慢慢慢地漫上来没过头顶
一切又跟我没关系
又变得无意义了

© 孟仲夏|Powered by LOFTER